動畫免費線上看 最新美劇、韓劇、動畫線上看 動漫遊情報網 看板 BB-Lov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親愛的朋友們,準備好了嗎? https://i.imgur.com/S2Etf2Q.jpg
https://i.imgur.com/BI7Unso.jpg
!!防一頁!! !!有限制級內容,請確認自己年滿18!! ######   不知睡了多久,李詔便被傷口的疼痛給痛醒的。微微張開眼,他感覺到臉上的濕濡, 原來他方才睡著都落淚了,他坐了起來拭去淚水,撥了撥因為受傷而無法束起的黑髮,有 些失神的撫著包紮的白布,望著黑暗的寢室。   只有一盞燈在黑暗中微微發光。   以往他起身的時候,被褥有摩擦聲,值夜的太監便會立刻起來,問他喝水還是需要什 麼伺候。   然而今夜很安靜。   不對勁。   「誰在那?」李詔朝著空無一人的寢室,冷冷開口,他嗓子還是低啞粗嘎的,如今正 缺乏著水的滋潤,說話時像塊木頭磨著地面。   在黑暗中緩緩的走出一名男子,那名男子穿著黑色夜行衣,方才整個人浸在暗色中, 竟無法令李詔察覺存在,習武之人對周遭變化特別敏感,然而這個男人卻極好的掩飾他的 氣息。   武功在他之上。   男子蒙著面,已經走到他身前,唯一露出來的雙眼正直直的望著他,看不出什麼情緒 。   李詔望著他,冷冷地笑,心裡生出一把怒火。   難道是那些皇兄想趕盡殺絕?現在殺了他又有什麼好處?只會驚動更多人、造成更大 的風波罷,他活著到底哪裡惹了他們?   好歹,他也是個龍子,對他人又何須畏首畏尾?   「你是來殺了我的吧。」李詔抬起下頷,眼微微瞇起,扯出冷諷的微笑,像隻孤傲的 狼,傷痕累累卻仍充滿了防備與高傲。   「你可知我是何人?你這可是謀害皇子之罪!皇子敢殺,天子又何不敢?真真是好大 的膽子。」語畢,李詔冷哼一聲,那雙眼越發清冷,好似在他眼前的那人已成一具透涼的 屍身。   「錚!」的一聲,一抹閃光刺了李詔的眼,待看清時,一把銳利的劍削下他一截黑髮 ,抵在他脖頸上,那劍尖對著的正是他柔軟毫無防備的喉。   從來沒有離死亡這麼近過。   他突然想起他那可憐的娘,一個人守在房裡沒人伺候,這麼悶熱的暑夏,傷口不好好 養著,容易發炎流膿,如今生死未卜,萬一她還活著呢?   在這偌大皇宮裡,她唯一的依託便是他。   他要活著,活著把娘救出來!   李詔手從枕下抽出,手裏緊緊握著一把匕首   待來人反應不及時,匕首已抵上那把劍,使出他畢生絕學,一抹、一挑、一迴避,閃 出了危險範圍。   他一腳猛踹男子持劍的手,劍吭鏘一聲落到了地面,再一腳過去,男人已被他踹至地 面,他發狠用力坐上的腹肚,引的男人悶痛一聲。   匕首抵上男人的喉頭,李詔因成功反制,正興奮的眼眶發紅,氣喘吁吁。   這一連串的動作不過發生在幾息之間,兩人的情勢卻已逆轉。   「我現在還不能死。」李詔咬牙切齒,「我娘還在等我!我還要救我娘!」   處在下風的男子笑了,悶悶的笑著,低沉的笑聲在靜謐的夜顯得十分清晰,然後這笑 越加肆意,整個胸膛都震動了起來,最後放聲大笑。   「不想死的話給我閉嘴!」   李詔將匕首輕輕一壓,男子的脖上便被壓出一條血痕,幾珠圓潤的血珠順著刀鋒滑落 下來。   男子止住了笑,看著他,那雙眼充滿了愉悅。   「李詔,我果然沒看錯你。」   熟悉的男聲響起,李詔有些怔神,愣愣地看著被他壓制在地的男子。   不……怎麼可能是他?   「鎮遠侯?」   男子扯下蒙面的口罩,露出淡淡的笑。   「六殿下,是我。」   李詔想到鎮遠侯與他非親非故,但卻平白無故的給他兩次幫助,內心稍微放鬆。   但一想到他卻在深夜闖進來,而且方才鬧的動靜可不小,卻無人進來查看,如此便可 推測外面包含侍衛太監等,應該都被他放倒了。   這樣來意何善之有?   這偌大的皇宮藏了多少汙穢不堪的陰私事,儘管是那聲名在外的鎮遠侯,誰又知道他 私底下為人如何?   「你今天來做什麼?」李詔緊抿雙唇,將自己內心那崇敬英雄豪傑的心思給扔了,雙 眼瞇起透著冷意,望著趙靖誠。   「李詔,我們來做交易。」   「我們沒什麼好交易的!」   「劉貴人押在掖庭裡,裏頭有我的人,那雙腿傷得很厲害,不過我已命人敷上藥了。 」   李詔望著他,沉默。   不久,他將手上那把匕首扔到一旁,發出明亮的聲響。   「你為什麼幫我?」他站了起來,往後了幾步,離開趙靖誠,居高臨下看著他。   趙靖誠不直面回答他,「你知道劉貴人為何突然衝撞皇后?」   李詔緊抿雙唇,望著趙靖誠不發一語。   趙靖誠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意的拉張椅子,一派輕鬆的模樣坐了下來。   「大概是三殿下弄的,良妃娘娘也有參與。」   本以為是自己惹事導致母親蒙受牽連,李詔有些楞神。   「此事過於複雜,還有,四殿下對皇上說,您在校場出言不遜,忤逆太子殿下,口出 妄言,才惹得他忍不下這口氣,過來教訓您,皇上已經罰你俸祿一年,並命你一個月不可 出這寓所。」   被軟禁了。   聽至此,李詔心中竄起熊熊怒火。   想起這幾年在宮中的隱忍,想起了種種從皇兄那受到的羞辱。   從以前他們便嘲笑他是有娘生沒娘養開始,到上師傅的讀書課,撕毀他的書燒了他的 字帖、將他娘贈的小弓給折。   到長大了,蓄意的挑畔,在父皇與母后面前惡意扭曲事實,他生生成了混不吝的莽兒 !   他本來對他們還有所期待。 兄友弟恭?兄友弟恭!全都在四皇子那一聲「宮裡還談什麼兄弟?」給碾碎了。   他恨,他真的恨,恨自己過於天真,恨自己過於愚蠢!   「你知道他們為何這麼做嗎?」   趙靖誠望著李詔眼裡那簇閃著怨怒的火焰,望著他因為憤怒咬著牙,而臉色發白的臉 。   「因為皇上已油盡燈枯,你不做點什麼的話,您與劉貴人,會死。」   死。   李詔雙手握拳,緊緊掐在自己掌裡,落下深深印痕,指尖已掐得發白,整個人微微顫 抖。   現在李詔內心已被不甘與憤怒給佔據,他恨自己無能為力救出母親、他恨自己的稚子 純心不願與皇兄反抗、他恨自己活得的窩囊!活得不似皇子,活的不似天之驕子!   他卑屈、他忍辱負重,這一切又將他逼進了死路!   趙靖誠從椅子站了起來,朝他走近,直到兩人距離不過一臂之遙,李詔年小,尚未發 育完全,李詔不過剛到他肩膀的高度。   他垂首,望著李詔。   「李詔,我們來做交易。」   「什麼交易?」李詔與趙靖誠四目相對,他彷彿能在趙靖誠的眼裡看到的笑意。   「你想不想得到皇位?」   有了皇位,他就是全大樑最尊貴的男人,他將有滔天的權利,誰都不敢忤逆他,他要 誰生便生,要誰死便死!   「想!」   「即便殺了所有皇兄?」   想到過往的屈辱,李詔咬牙切齒:「可!」   「即便付出所有代價?」   代價?他有什麼代價可以付出?除了這沒什麼用處的皇子頭銜,如今他一無所有。   他望著趙靖誠的眼裡,眼神堅定不移:「願!」   「那我便如你所願。」望著被他蠱惑的李詔,趙靖誠眼中的愉悅已快滿溢出來。   李詔第一次看到趙靖誠如此坦蕩的笑,平日裡他總是掛著淡淡的笑,恭謙有禮,卻很 疏離。   「六殿下,你的福氣在後頭。」   趙靖誠轉身便要離去,李詔鬼使神差的抓住他的手。   「你為什麼選擇我。」   趙靖誠回首望著他,眼底卻有著與方才不同的強烈情緒,濃的猶如黑墨,化不開。   「聽過功高震主嗎?」   「北方鎮守的軍兵皆聽我指令,就算有兵符也使不動,因此皇帝想殺我,太子想殺我 ,其他皇子想殺我,全部的人包含文臣都想殺我。」   「唯獨你。」趙靖誠逼近了他,李詔不自覺的抬首,兩個人面對面,近到能感受到彼 此溫熱的呼吸,還有那益加熾熱的視線。   「不想殺我。」 #####   深夜,皇城附近,鎮遠侯府邸。   趙靖誠風塵僕僕的回府,不驚擾任何人的情況下,悄悄的潛回自己的寢室。   如今他身分不同,雖在他府邸的皆是親衛,但他僅讓親衛負責護院的任務,其他雜活 諸如浣衣、燒菜、雜務仍是由人牙子那買來的,其中有無眼線,他並不肯定。   唯有謹慎乃是上策。   他褪去夜行衣,換上寢衣,隨手披上外袍便走出寢室。在外值夜的小廝趕緊迎上來。   「侯爺,有何吩咐?」   「不必,退下吧,我去書房不用你伺候了。」   「是。」   趙靖誠便闊步朝書房走去,書房門口守著一名男子,是他的親衛,趙靖誠從不讓閒雜 人等進入他的書房,除非他在內要與人議事時才能進入。   「將軍。」男子朝趙靖誠一拱手,被趙靖誠手一揮,便收起行禮佇立在原地。   「現在起,沒任何要事,不得入內。」   「是。」   趙靖誠推開書房門口,走了進去,裡面沒有燭火陷入一片黑暗,趙靖誠十分熟悉這裡 ,在黑暗中拿起打火石,走到案牘前,啪擦一聲,將燈油芯給點燃起來。   接連再點燃兩枚燈火,書房頓時亮堂起來。   出現在眼前的,是壁上一幅幅的畫像,畫像上的人姿態各異,有身穿騎裝騎著駿馬的 、有在低頭書寫字帖的、有在一手捧書一手負在身後,彷彿在朗誦詩詞、還有跪在屋外身 子挺的筆直,一臉倔強的。   最新的一張,是畫中人將弓弦拉出一個飽滿的圓,一眼閉上另一眼微瞇,凌厲而專注 的模樣。   全都是李詔。   每一幅畫皆繪的栩栩如生、維妙維肖。   趙靖誠面無表情的站在案前,攤開新的宣紙,磨了一會墨便坐了下來。   他差點忍不住。   將李詔抱住。   那副憤恨與不甘的怒容,還有冷漠驕傲的姿態,就連嚇得全身發抖的模樣,都令趙靖 誠心蕩神馳。   他退去身下的衣物,露出那勃昂的陽具,此時因過度充血而發著紅紫色,上頭布滿的 青筋看起來很是嚇人。   他閉上眼喘著氣,開始套弄起來。   彷彿李詔就在眼前。   李詔受了傷,頭包著白布面色發白,脖上還殘存著被掐著的青紫。然後像隻幼獸般掙 扎,踢疼他的手,令劍落地,接著他就像勝利者般坐在他身上,粗喘著氣,那雙眼應該過 度激動而發紅,還盈滿著淚水。   他下半身已經硬如澆鐵,恨不得將李詔壓在身下,狠狠入進他的體內,發洩慾望。   李詔的髮因為受傷沒有束上,垂落在他身上,引的他渾身酥麻。   趙靖誠伸出手,輕輕撫著李詔的臉龐,後者驚懼,渾身一顫,然後趙靖誠起身吻上那 雙紅潤的唇。   李詔受了不小的驚嚇,連忙將手中的匕首丟在旁邊,慌張的想逃離他的身邊。   他怎麼會讓李詔逃跑呢?   他抓住了李詔,死死的摁在自己的懷裡,無視著李詔的拳打腳踢,抱著他上了床塌, 然後他箝制住他的雙手,忘情的吻上他的唇。   那滋味一定很美妙,聽說會是甘甜的。他撬開了李詔的唇,將自己的舌捲了進去,來 回探索著裡頭,李詔的舌慌亂的想躲避,卻一而再再而三與他糾纏在一起。   未曾有過這樣體驗的李詔,被他吻的面頰發紅,全身癱軟在塌上,在他離開時,還在 喘著氣。   他解開李詔的衣袍,坦裸著那屬於少年的健康身軀。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完美的身子沒有任何瑕疵,因為嬌生慣養的活著,膚白細嫩,不若他身上到處皆是打 仗時留下的傷疤,猙獰可怕。   他無法再忍耐,俯首而下,用他的舌描繪那隻幼獸的身,一路從鎖骨吻到了胸前的嫣 紅,當他用齒輕輕的嚙咬,李詔輕輕的悶哼著,似愉悅又似疼痛。   當他的舌滑到了腹下三寸之地時,李詔開始呻吟,身子不自覺的扭著,抓的他的首似 乎在哀求什麼。   他含著李詔那物,才不過吸舔幾下,李詔便哭著洩了出來。他將李詔的液體吐了出來 ,整個手掌滿滿的麝液,隨之將這液體抹在李詔的後庭,伸指進去。   李詔的身體在這瞬間緊繃的抓著他,他安撫著舔吻著他的臉頰上淚水與汗水,只見李 詔含著淚水說話,他卻聽的不真切,看著那唇一開一闔。   仔細再聽他終於聽出來了。   「疼……」   他開始來回探索,終於在按壓一個點的時候,李詔悶悶哼哼的吟著,他好奇的再套弄 幾次,李詔又再一次洩了。   已經洩過一次的李詔,第二次仍洩了許多。   李詔滿臉通紅地望著他,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羞憤使自己的臉更加的紅,想推趙靖誠 卻推不開。   他忍不住了,壓著李詔,將他身上那熾熱的碩物抵在李詔那軟嫩的後庭上,輕輕的蹭 著,自己也分泌出透明的液體,將本來濕嫩的口道弄得更加滑潤。   就著這濕潤,他將自己的性器慢慢的沒入那緊緻的甬道。實在是太緊了,絞的他滿身 大汗,卻不得整根進入,慢慢的磨著,才好不容易整根進去。   李詔似乎在忍耐著什麼,他已經不知道了。   太舒服了,他渾身發麻。   近乎無法控制自己的,他瘋狂抽送自己的男根,一次比一次狠,李詔那兒又濕又軟又 緊,舒服到他全身又暢快又發麻的疼痛。   本來就堅硬的男根,如何都無法滿足,用力攪著李詔的內裏,極盡自己所能的使自己 歡愉。   整個屋子裡只剩下啪啪啪肉體拍打的聲音,還有李詔捂著嘴嗚嗚咽咽的哀鳴。   漸漸地,從哀鳴轉為呻吟,李詔似乎感受到撞擊的快感,他猛地撞著方才發現的敏感 點,讓李詔忍受不住,大聲的淫喘著。   「不……啊……鎮遠侯,放開我……」   「放開我……放肆!哈……哈……」   他感覺到自己玉柱剛硬如鐵,但無論怎麼舒爽,都無法洩出來,悶悶的,就是差那麼 一點,他覺得很痛苦,套弄的頻率加快,卻無法再令快感攀升。   他緊緊握著拳頭,抵著桌案,滿身皆是汗水。   直到畫面中,李詔望著他,淚眼婆娑。   「趙靖誠……不要……」   「趙靖誠……啊……趙靖誠……」   一陣酥麻從尾椎襲到腦後,滾燙的精液噴出,灑的到處都是,他的衣袍、桌案,還有 地上。   趙靖誠雙眼放空,氣喘吁吁。   執起毛筆,將方才那畫面中的李詔繪了下來,不過幾撇便將李詔的神韻勾勒出來,然 後再細細地描繪,不同於自己妄想中那淫穢的模樣,畫上的李詔坐在自己身上,居高臨下 的望著他,那銳利的眼中帶著殺意。   還未認出他的李詔,想殺了他。   想起那殺氣騰騰的眼,還有因抵抗而輕巧的躲開他的劍的李詔,以及擺出驕傲的姿態 喝斥他意欲殺害皇子的模樣。   忍不住又硬了起來。 ##### 作者有話要說: 是的,這篇只是某趙的幻想罷了。 莫忘文案,他們可是在李詔登上皇位的那一晚再BB咧 不過這不妨礙某趙在這過程對於小詔的肆意玩弄...... 希望這個肉,還行,能讓大家滿意。 我盡力了。 (雖然盡力,但不妨礙我在這條道路上繼續進修) 鏡文學頁面: https://www.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4770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0.34.11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ptt.techroomage.com/?bbs/BB-Love/M.1561223514.A.820.html ※ 編輯: leelulu (115.82.3.134 臺灣), 06/23/2019 01:19:54
dancelight: 鎮遠侯根本是尾行癡漢啊XDDD06/23 01:23
所以有人問我是不是有暗戀情節我真的說不出來XDDDDDD 趙還沒發現自己的心情。
elsa7766: 太太這麼晚還更新!身體要顧啊XDD06/23 01:26
今天不給我打完這個R18臣妾睡不著啊!!
sepril0417: 忍不住佩服起鎮遠侯的想像力(拍手)我期待哪天李詔06/23 01:32
sepril0417: 看到那堆畫的反應XDD06/23 01:32
臉色一定超難看,而且畫像持續增加中,都還是趙自己畫的,母湯
giasailar: 佩服鎮遠侯的想像力+106/23 02:08
giasailar: 也很羨慕鎮遠侯的畫畫功力QQ06/23 02:08
為了滿足自己變態幻想練來的吧(母湯
snowg: 剛剛看到一半想說我錯過了什麼沒看到,原來是鎮遠侯的想像06/23 07:08
snowg: 鎮遠侯真的是變態啊(稱讚意味06/23 07:08
他真的很變態。
ykop: 這…畫上是不是都有趙某人的斑斑痕跡>///<李詔發現應該會超06/23 07:15
ykop: 羞恥吧(變態阿姨很期待06/23 07:15
我還沒安排李詔什麼時候發現,還在排後面的劇情,目前只有大致方向跟粗綱。 (所以常常說下一篇想要寫肉了卻沒肉,不小心字數又超過了) 不同情況下的李詔看到這些的反應不同XD
kyorururu: 鎮遠侯是能自給自足(?)的大手呀...羨慕qq(?06/23 08:14
在軍伍征途中難免需要靠幻想。
sunmoon1000: 鎮遠侯可否畫個R18!!!!06/23 09:22
我覺得這個很不錯可以寫下來(母湯
sayoko76: 這些畫.......趙靖誠到底注意了小詔多少年啊?O_O06/23 09:47
這個劇透一下沒關係,從李詔八歲開始,他們差八歲,那時候趙靖誠16歲,不過那時候還 沒有產生慾望,切確發現自己對李詔有慾望始於李詔13歲左右。 (他們差八歲) 這是設定好的,但不一定會寫出來。 喔對了,古人比較早熟啊!我查過了,有些皇子13歲就結婚了!!
rythem: 古代自耕農,不容易耶…(稱讚意味06/23 10:20
還吃不到只能自立自強(羞
orangedog: 鎮遠侯是肉番的大手XD06/23 10:53
為什麼你們總可以形容的這麼好笑XDDDDDDDDDD
holychen: 覺得因為不同原因都有人想殺他們的兩人湊在一起剛剛好~~ 06/23 10:59
絕配啊!
etlain: 變態VS隱忍,好吃06/23 11:07
讚!
nikeko0316: 鎮遠侯真的好變態(稱讚!)我好喜歡啊!06/23 11:15
原來變態系男子如此受歡迎
tetsu31: 變態痴漢將軍和壓抑彆扭皇子 太美好了!! (流口水)06/23 11:34
我已經迫不及待要趕快寫接下來的內容!
Milktea715: 古代自耕農害我整個笑出來XDDD鎮遠侯不容易啊06/23 11:59
這個真的超生動哈哈哈哈哈
dears23: 上班看到這篇好開心啊(喂06/23 12:19
希望您可以因這一篇而上班愉快
jessica19905: 鎮遠候的創作力量和幻想都嚇了我一跳XDDDD06/23 12:25
沒辦法,誰叫他看上的人,只能夠靠肖想。
shine345456: 老闆,這碗肉是素肉啊XD06/23 14:28
這位客倌,被您發現了!
lovecc: 可以畫個春宮冊啦!鎮遠侯壞壞~06/23 15:06
等他上了李詔之後,應該就可以準備了(誤
rurs: 原來將軍有這種癖好!(驚 06/23 15:44
邊自瀆邊畫李詔,確實有點變態。
sayoko76: 注意了七年,該説某趙從一而終,非卿不「取」嗎?XD06/23 16:06
XDDDDD 不可觸碰的對象,所以趙想方設法的想要取得李詔,非暗戀。 這是獵人耐心盯著獵物,處心積慮的想要捕獲蹂躪。
ootanipretty: 鎮遠侯連送印都不用,可能是當今第一位自耕農學家, 06/23 17:02
ootanipretty: 夭壽讚06/23 17:02
趙靖誠聽到這樣的評語不知道會怎麼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clare990466: 哇塞李詔要是看到這些畫表情一定很精彩XD 06/23 17:41
應該會震撼到。 XDDDDDDDDDDD
lovecc: 不過畫出來的都是正常的圖不是嗎?06/24 16:55
現階段都是正常的畫XD
Dinan57: 原來是癡漢的幻想文xDDD 06/24 18:59
好好一個人模人樣的鎮遠侯 變成癡漢變態哈哈哈哈 ※ 編輯: leelulu (101.12.8.49 臺灣), 06/25/2019 17:55:40